阿茶茶

鸟社双社长【论坛体后续】

哈哈哈楼主来啦!隔壁ZC楼哪够吃,来吃我们大WZ啊!
欢迎老解解提供素材!大家一起吃粮!
№0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8 23:51:53留言☆☆☆
 
解解手速太快,好评!抢沙发!
№1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8 23:52:15留言☆☆☆
 
我先来科普!WZ原来是同宿舍的,后来Z搬出学校了,但是在之前两人可是同居两年的!嘿嘿嘿
而且听说W平时把天台当作私人基地,也不知道他们在上面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~
№2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8 23:53:37留言☆☆☆
 
哎呀2楼的只是说了些WZ党都知道的事情,爆的料不够猛~我来补充吧。
平时不是一直是W给鸟社开会嘛,但是很多出风头的事情都是Z在做。当年学长不也是被Z拐进来的嘛,结果还是跟着W干活。感觉就是W宠Z才开的社团,平时就专门给他秀智商用的~
№3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8 23:55:25留言☆☆☆
 
哎呀好甜好甜~
№4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8 23:57:49留言☆☆☆
 
3L说得太对了,鸟社就是W为了给Z一个展示风采的地方所以才开的!一点都不是为了什么大义什么公平法治hhhhh
№5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8 23:58:59留言☆☆☆
 
3L继续啊,搬小板凳等着吃粮!隔壁也在同步更新hhhhh好忙啊
№6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02:06留言☆☆☆
 
排,实在是来不及看了hhhhh敲碗等粮
№7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09:06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楼主来啦,继续更了。
3L解解说得不对,鸟社是W社想要办的,是Z陪他玩。
楼主在这个学校还算是前辈,算是了解一些他们之前的爱恨情仇~听说原来W跟Z不认识,就是大学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室友跟自己十分合拍,因此才突然说要办社团的。一开始是W想办,Z陪着他。才两个大学生嘛,肯定没什么人要关心。全靠W一点点出门贴海报,帮助学生,才一点点打起名气。我们现在称呼的“学长”,就是当时候被拐进来的hhhhh
当时基本上活儿全是W去揽,自己一个人忙着做论坛、贴海报。Z也就是在有案子的时候出来办一下,平时见到更多的还是W。不过也因为Z平时就很出名吧,,慢慢人就多起来了。再后来,Z交了女朋友X,X也带了她的一些朋友进社团,这样社团才慢慢发展起来了。
№8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0:10:19留言☆☆☆
 
我是3L,继续更新啦。
今年入社出题是W出的嘛,当时Z没有去,是X主持的。有人说是Z跟W闹矛盾了,其实不是。就是单纯的,Z不想让社员只知道自己。平时干活的、社员斗湖接触到的都是W,他就决定一直隐藏在幕后,一直到办案了才出现。并不是扮神秘呦,只是想要W多出些风头而已。
不过今年复试的时候居然W考到了C,而且那一轮C和L都在,居然这两个人一起赢了W,简直难以置信!新人太强了!他们那局是唯一一局黑鸦赢得比赛的,默契太足了!吃一口粮!
№9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11:35留言☆☆☆
 
突然开仓放粮没有反应过来233333,不过楼上冷静一下,这里是WZ楼啊,别又站到隔壁去了哈哈哈哈哈
№10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16:47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哈太棒了,简直是粮仓!原来就觉得他们之间有点什么,现在想想觉得更加gay了!!
№11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18:26留言☆☆☆
 
但是Z不是有X了吗,这时候再说W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啊
№12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21:44留言☆☆☆
 
啊啊啊排一下。我是跟WZ一届的,现在也算是学姐了吧。平时基本上也没什么大的交集,不过上课的时候还是可以看见他们两个的。以前基本上Z很少来上课,都是W来。W的笔记真的好棒啊,基本上考前都要靠W的笔记来救命。W跟Z也是一个导师,平时他们俩应该见得最多。但是Z最近搞社团,愈加不爱出勤,考勤都是W帮他记的。因为Z的成绩好,讲师也乐意放他一马,就让他课外多做些东西来补偿平时成绩。怕不是那些东西也是W帮他写的。
有一种很早之前自己吃的冷圈变成热圈了,在我毕业之前看到这场狂欢也算是可以安心毕业啦~
№13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24:30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怕不是同一批人同时吃各种CP,贵乱哈哈哈哈
№14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28:26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哈其实就是一批人!刚从隔壁吃完粮回来,都好甜啊哈哈哈哈
№15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0:30:20留言☆☆☆
 
不对啊,仔细想想,wz跟zc,z的属性不就冲突了吗,真的没关系吗,我可是吃z受的。
№16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36:56留言☆☆☆
 
16楼还是太肤浅!我们这种杂食狗都吃hhhh,根本没有关系!
№17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41:05留言☆☆☆
 
13楼的学姐!这种冷圈变热圈的感受如何hhh,是不是很刺激很开心很欣慰
№18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44:39留言☆☆☆
 
楼上是的!梦想成真!叫了舍友一起看哈哈哈哈
№19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47:16留言☆☆☆
 
怎么肥四233333人越来越多了吗,快更快更
隔壁楼不更了哇——楼主凉了啊
№20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49:13留言☆☆☆
 
小学妹表示没想到这么多jq!平时见不到z学长,只恨生不逢时。。。。。
№21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55:30留言☆☆☆
 
21L别抱怨了,我们这种本专业同届的都见不太到hhhhh,W金屋藏娇,哪有给我们这些凡人见面的份hhhh
№22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0:58:39留言☆☆☆
 
啊啊啊来迟了!还有没有更新啊!!!!
№23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1:03:13留言☆☆☆
 
隔壁凉了,LZ继续更新~
平时z因为乐队的事情经常翘课,然后w就给他补课。两位都是学霸,想想他们在宿舍挑灯夜读,就觉得很有爱啊~~
考试前w基本上是见不到人的,听说只能去宿舍堵他。不过一般大家求了笔记也就在自己屋里背,不敢去打扰他们。
当然啦,考试的时候肯定是高分~讲师也拿z没办法,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他过了hhhh,不过据说每年平时分都给得超低,全靠考试拉hhhh
№24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1:06:08留言☆☆☆
 
哎呀好甜好甜!学霸X学霸赛高!
№25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1:15:08留言☆☆☆
 
排楼上!!吸一口粮!说什么RPS没前途,看看这对23333
№26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1:24:48留言☆☆☆
 
妈妈我又相信爱情了哈哈哈哈哈哈
№27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1:34:33留言☆☆☆
 
话说你们这么晚还不睡吗?明天要上课的吧
№28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1:35:24留言☆☆☆
 
起来嗨!睡啥睡明天靠咖啡因了!
№29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1:40:25留言☆☆☆
 
话说,我们聊这么嗨会不会被蒸煮看见……
№30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1:50:31留言☆☆☆
 
没事!发现就发现!大不了就死!(挥手
反正他们不认识我!大不了出名!
№31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1:58:04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哈哈LZ这么坦然我们就放心了哈哈哈哈
№32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2:03:48留言☆☆☆
 
大家好我是LZ室友,TA现在正在门口鬼鬼祟祟探头,生怕被抓住hhhhhh
№33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2:04:02留言☆☆☆
 
23333画面感极强
№34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2:05:21留言☆☆☆

 啊啊啊来晚了,LZ不会已经被抓走了吧!
№35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2:21:47留言☆☆☆
 
应该只是睡了吧...... 毕竟大半夜的,WZ肯定要享受夜晚啦
№36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2:25:41留言☆☆☆
 
享♂受夜晚
№37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2:32:36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哈哈楼上太精辟了
№38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2:44:19留言☆☆☆
 
睡啦睡啦,明天还早起呢~
№39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2:50:38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哈有人看到楼下声势浩大的追捕了吗
№40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8:34:23留言☆☆☆
 
哈哈哈哈看到了,一大早不知道谁在外头狂奔,没想到是鸟社哈哈哈哈
№41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8:56:22留言☆☆☆

 哈哈哈哈哈不知道这边楼主怎么样了,总不会一起被抓吧
№42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9:12:00留言☆☆☆
 
蒸煮在隔壁出现了哈哈哈哈,不知道这边会不会一起被抄(
№43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9:15:45留言☆☆☆
 
楼上兄弟猜得不错,抓住了就来了
№44 ☆☆☆火炎焱于2018-02-19 09:16:24留言☆☆☆
 
哎呦哈哈哈真的来了,不知道这贴会不会也被锁
№45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9:23:35留言☆☆☆
 
都是真的怎么会被锁。
№46 ☆☆☆乌昭于2018-02-19 09:24:47留言☆☆☆
 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蒸煮发糖死而无憾
№47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9:26:45留言☆☆☆
 
感觉此贴会爆,找人锁了吧
№48 ☆☆☆火炎焱于2018-02-19 09:27:12留言☆☆☆
 
别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假的
№49 ☆☆☆= =于2018-02-19 09:45:12留言☆☆☆
 
========此贴禁水=========
№50 ☆☆☆管理员于2018-02-19 09:57:39留言☆☆☆
 

【焱迟?】没有人觉得某鸟社的社长和新人很萌吗!

本来想用 @禾城 太太发布的论坛体脚本,结果搞了半天索性自己复刻了个……蓝瘦


№0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8 22:18:51留言☆☆☆

楼主是个小透明,平时兢兢业业跟着学长学姐认真学习积极摸鱼,加入了一个社团,这里就叫鸟社吧。鸟社的社长很厉害,我蹭了两年学到了很多,但是还是最底层的渣渣,一直也没有入社长法眼。

今年来了挺多新生的,社长也很用心地帮助他们。这里提一下,我们鸟社有两个社长,就叫W和Z吧。W一直出现给我们开会,教我们基础知识。社团有活动了一般都是Z主导,平时Z一般不会来,都是W还有几个学长学姐联系他。

结果!今天上社团BBS的时候,突然发现!Z发帖了!虽然说一般活动成果或者宣传他都会发帖,但是里面提到了两位新生哇!还提到他们是同宿舍的!楼主当时惊奇了一下,招新的时候Z一直没有出现,背地里已经知道了这么多。楼主虽然一直跟他们一起开会、一起社团活动,但是也不知道!只是觉得他们应该是凑巧下了同一门课吧!毕竟我们社团某专业的人特别多。

后来Z办了演出,我们都去了。Z最后邀请了他的女朋友X上台,他俩一直公开了我也就没什么想法,无意之间瞥了眼,两位新人居然搂在一起?!啊这里补充下,L平时比较社交爱说话,C很白很瘦,比较安静。C一直看着台上,然后被L强制搂着带走了。这下楼主就心态炸了,到底C在看谁呢?回看台上,Z和X抱在一起,W站在边上拿着话筒。肯定是这三个人中的哪一个吧?!对吧?!

咳楼主泡杯茶,等下继续更。

№1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2:28:21留言☆☆☆

前排!我觉得看的是W?在心里默默钦慕,努力想要靠近他一点,最后却看着他陪在别人身旁黯然伤神,不舍得却没有那个资格陪在他身边。

啊~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~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~

№2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2:35:29留言☆☆☆

一楼手也太快了。看的是Z吧?喜欢的人如此高调秀恩爱,自己只能站在角落里。L绝世好闺蜜!

№3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2:44:28留言☆☆☆

楼主继续更啊!不够看啊!CP都站不住!

№4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8 22:52:08留言☆☆☆

来啦来啦,楼主刚烧水呢。

虽然只有个苗子嘛,但是楼主之后也开始慢慢注意他们几个了。感觉C身边都是JQ啊!之后C跟L一起参加了个校外活动,还住了一晚上!在楼主想要站LC的时候,L突然有了个女票S,还是他们年级有名的美人儿。【摊手】因为那个校外活动C在我们社团名声大涨,好多人都认识他了。

咳咳继续说鸟社。之后发生了一件大事!不太方便说,不过因为办得不错社团大大出名了一下。但是Z居然退社了?原因W没说,我们也不知道。本来以为ZC这条线要断了。楼主将会第78次念叨RPS吃不得,结果峰回路转?!!!!

Z说是说退了社团,但是之后我们还是不断不断见到他啦。听说布置活动的当晚,Z和C就见了一面?我听X说的,当时Z来接她,在旁边的书架说了两句话。X好像不是很喜欢C,没怎么跟我细说。现在想想,难道是C喜欢Z?被X知道了?然后情敌见面分外眼红?

这样一想,C在X面前把Z勾走,怕不是示威?所以X的位子是不是岌岌可危?咦咦咦?哇C平时看着瘦瘦小小白白的,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!

№5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2:55:20留言☆☆☆

……楼主有故事。

№6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05:29留言☆☆☆

楼主继续说啊!吃瓜等着呢!先站一秒ZC!

№7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07:49留言☆☆☆

楼主赛高!我也是鸟社的,平时根本没注意新人组!WZ好吃!

№8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11:40留言☆☆☆

等等WZ是什么鬼,我站ZC

№9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8 23:14:43留言☆☆☆

哎呀7L真懂,其实在新人组来之前也是站WZ的,现在摇摇欲坠!想站ZC了!

№10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24:29留言☆☆☆

我是7L,WZ真的太可爱了!据说他们一开始就分到一个宿舍一个教授,平时同进同出,互相陪着熬夜,都是美好的过去啊。现在Z搬出去了就没有糖咯。

№11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31:06留言☆☆☆

诶诶原来鸟社这样的吗?!当初被社长的脸吸引着想要加入来着,结果入社考试太难了我没过呜呜呜

№12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40:41留言☆☆☆

同11L!鸟社入社是在太难了,C真的脑子很好,听说他成绩很高!而且当时那个校外活动也靠他力挽狂澜,毕竟W和Z都没去嘛。平时真的好低调啊,感觉他没几个朋友。

№13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42:41留言☆☆☆

吃瓜,我还是继续站LC!平时上课见得到他们俩,真的是同进同出,有时候C翘课L还给他带饭带笔记,有时候都顾不上S。虽然感觉S还是很喜欢他,平时也一起照顾C,但是总感觉有点超过了。

№14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47:50留言☆☆☆

嗯嗯嗯?13楼也多说点儿???我跟你们上的是一个学吗?

№15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8 23:53:16留言☆☆☆

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大家都开始站WZ和LC了?我是ZC的啊?!

大家有粮开新楼啊!别在我们ZC楼说!

№16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54:19留言☆☆☆

开了WH新楼,隔壁也在同时更新!!

鸟社双社长

№17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8 23:56:47留言☆☆☆

哇为什么突然粮这么多?刚爬上来,楼主赶紧说!还有别的实锤吗!

№18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0:04:45留言☆☆☆

咳咳,那楼主继续更了。

Z的活动出了大问题,一直跟他们不对盘的一个人突然出现了,本来以为活动要出大事儿了,结果居然是Z和C联手设下的一个大局!就是为了对付那个人!瞒着我们所有人!!!大概没有瞒着W吧,不过居然!C作为新人,跟社长主导!我们社团等级比较森严,平时我只能打打杂,像这种大型活动我就是看场子的,结果没想到C,一年级新生,居然已经是主导了?!说没有JQ我都不信好吗!虽然C真的很聪明,但是也没有这么快吧?!

虽然最后还是被对面摆了一道,不过接下来真的就是Z和C的主场了。两个人默契十足,真的搞得我有点儿想尖叫!十分激动了!!!

感觉C好像被Z内定了下一届社长,因为他脑子很好。我们都承认他很聪明,但是他实在太低调了,感觉不太能够服众。X还有另外几个学长都可以继承的,最后还是落到了C头上。我也觉得有私心在里面!!

楼主被母上叫去了,待会儿说出的差子。

№19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0:24:54留言☆☆☆

楼主………………不要一段段挤啊,追更的很难过,等了20分钟了楼主还没来

№20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0:31:17留言☆☆☆

25分钟了,楼主还是没来。隔壁WZ红红火火,全是学长学姐现身说法。

楼主再不来我也去添砖加瓦了。

№21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0:50:47留言☆☆☆

45分钟了。楼主怕不是手机被砸了。没粮吃——

№22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1:05:20留言☆☆☆

一个小时了。楼主回不来了。

№23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1:11:18留言☆☆☆

咦咦咦刚写完论文收到消息上来吃糖?怎么就没了?!!楼主快更!!

№24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1:40:58留言☆☆☆

没了,楼主凉了。

№25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2:00:23留言☆☆☆

我来啦~母上要网购不会,叫我教她一下,结果又没有决定选什么,挑了半天啦。

反正后来我们都被带着跑了!结果到了楼下,只有Z和C能够进去。W很着急,但是没有办法,只能放他们两个人进去面对那个人。

之后我不方便说,但是发生了很多事,Z受了点伤,可以算是单身了吧。C因为发生过的事情一蹶不振,整天在宿舍呆着。L一直在照顾他,连女票都不顾了。好像就是因为这个X跟她吵架了。之后好久两个人都没有出现。

不行了楼主要睡了,明天要上课。

№26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2:02:23留言☆☆☆

楼主晚安!爱你♥

№27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2:03:24留言☆☆☆

楼主晚安啦,明天继续更新!

№28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2:05:35留言☆☆☆

晚安!明天见!我去隔壁吃粮了2333

№29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5:02:04留言☆☆☆

早起了!今天要晨跑,特地爬起来了。天好冷……

№30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5:07:51留言☆☆☆

楼主也太早了吧!不过我也晨练,说不定能见到楼主真人2333

№31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5:09:48留言☆☆☆

哇见到了也别!我跟社团一起呢,万一被社长逮住了就死了。

№32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6:21:48留言☆☆☆

谁???谁害我?????谁发在鸟社论坛里的??????

截图.jpg

№33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7:14:48留言☆☆☆

哈哈哈哈哈哈哈火钳刘明,楼主凉了

№34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7:50:18留言☆☆☆

哈哈哈哈哈哈送楼主一首凉凉

№35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8:18:19留言☆☆☆

大家好我是楼主。

按照时间推算,故事中的W已经醒了。我很感激他在晨练之后才看手机的习惯。

刚刚体会了一下被三十个人抓捕的感觉,太刺激了。

来自气喘吁吁的楼主。

№36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8:25:41留言☆☆☆

楼主加油233333

№37 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8:38:44留言☆☆☆

好像看到了楼下声势浩大的晨练!楼主加油!!

№38 ☆☆☆楼主于2018-02-19 08:39:15留言☆☆☆

大家好我是楼主。

我跑不动了。

再见。

№39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8:42:50留言☆☆☆

楼主走好2333

№40 ☆☆☆乌昭于2018-02-19 08:57:43留言☆☆☆

1. 纯属捏造,造谣者将会付出代价。

2. 已经申请管理员锁帖。

№41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9:00:18留言☆☆☆

啊蒸煮出现!留名!

№42 ☆☆☆火炎焱于2018-02-19 09:11:30留言☆☆☆

41L你也会付出代价的,乌昭的电脑屏幕开始出现有趣的内容了。

诶你数理化不错诶?要不要加入我们社?

№43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9:23:40留言☆☆☆

41L就靠你开新帖了2333333

№44 ☆☆☆= =于2018-02-19 09:35:56留言☆☆☆

这么厉害的吗?!这楼要封了?

№45 ☆☆☆小迟于2018-02-19 09:40:50留言☆☆☆

我不喜欢张奇焱!楼主你等着,我这就找人

№46 ☆☆☆乐于2018-02-19 09:52:54留言☆☆☆

小迟你冷静

№47 ☆☆☆管理员于2018-02-19 09:57:50留言☆☆☆

=======此贴禁水===============


【昭焱/BE】届不到的爱

其实是元旦贺文。

纪念我与 @病娇迷弟赵一平 死去的火花。


酒精麻痹了张奇焱的思想。他倒在酒吧的吧台上,眯着眼看面前的威士忌酒杯。硕大圆润的冰球在杯子里晃荡,带起一点烟黄色的液体。

“有点像焦油。”他在心里评论道,看见杯子上一个慢慢变大的倒影。


“别喝了。”乌昭在他身边坐下,从他眼前拿过杯子,“又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她不要。”张奇焱摸出个镯子,趴在桌上看。“我自己做的,她不要。”

”她平时戴首饰嘛。“乌昭接过,在手里把玩。触手温润,盘过,表面泛着油光。”还是木头的。“

”嗯……“张奇焱埋下头不应。微长的头发披散,映着一缕昏黄的灯光。

“走吧。”乌昭说着,随手付了账,扛起张奇焱出门。镯子被张奇焱夺过扔到了地上,现在在他的口袋里。

“分手了。”张奇焱嘟囔着,由着乌昭把手脚放好,系上安全带。“分手了!!!”


等乌昭绕了半圈坐上驾驶座的时候,张奇焱已经团成了一个球,抱着腿晃荡。乌昭发动车子,张奇焱顺势倒在他身上。“分手了!!!分!手!了!”他吵闹着摆动四肢,胳膊一会儿打方向盘一会儿打乌昭脸上,乌昭皱着眉停下车,把张奇焱抱到后座,用安全带绑好。

“安静!”乌昭重新发动汽车。张奇焱声音慢慢低下来,等红灯的时候乌昭回头看,灿烂的灯光下张奇焱背着脸,应该是睡了,呼吸轻浅。平日里鲜活明媚的人,睡着倒显出一点死气。一道车灯划过,照亮他的黑色短夹克,乌昭沉默了下。像寿衣。

“后座躺着个尸体,还真是有点意思。”乌昭念叨。正巧这时绿灯亮了。他踩下油门,稳步前进。


“镯子我收起来了。”中午的时候,乌昭看着张奇焱蹲在床边吃饭,说。

“不用了。”张奇焱头也不抬。“拿去扔了吧。”

“不是你做的吗。”乌昭语气平淡。“大不了送给下一个女朋友。”“算了,这次是我蠢。”张奇焱咽下最后一口,把饭盒收拾了。“以后直接买。”他提着袋子出门,声音拐了个弯钻进乌昭的耳朵,“你要就拿去,不要就扔了吧。”

等到下次又有不满意的。乌昭啧了一声,收拾东西准备开会。



“这次又怎么了?”乌昭在张奇焱身边坐下,拿过他手里的杯子。“伏特加?”

“她不要。”张奇焱又摸出个镯子。“说自己只戴手链。”

“啧。”乌昭抬手叫了杯菠萝汁,“退了?”

“不退。姑且也算是我做的。给你了。”他递过镯子。银质镯子,凸出一排十字架和蔷薇花,再加上周围环绕的荆棘,有种阴森的华丽感。

“我要干嘛。”乌昭捏了两下,感觉表面的花纹不太光滑:“张奇焱你当我收破烂的?什么都往我这儿扔。”

“抱歉。”张奇焱撑起身子拿过手镯,随手往后一甩。


镯子最后跟木镯子一起,搁在了乌昭的书柜抽屉里。乌昭偶尔开柜子看见,会拿出来把玩两下。银质镯子因为长久没有清洗有些发黑,而木头的也失去了油亮的光泽。张奇焱偶然看见他拿着,也没什么反应。

“你拿着。”乌昭终于有机会说出这句话,心里有些莫名的快慰。“我不要。”

“那就扔了吧。”张奇焱手一挥,信封割裂空气,准确地投进垃圾桶,撞在铁皮上,发出咚的一声。

“里面是什么?”乌昭在寒风中站了半晌,还是问了一句。

“欠你的东西。”风吹来这样一句。张奇焱已经进了室内,拐个弯看不见了。乌昭终究没有翻垃圾桶。


大不了浪费点钱。他想。


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。再次开学,张奇焱没有回来。听说,他回老家了。听说,他再也不会过来了。

乌昭摸着抽屉里的镯子。最近他拿出来摸的次数变多了,紫光檀的纹路慢慢显现出来,是牛奶巧克力色的。

“这个镯子是女士的吧?”有次被李志看到了,他问。“嗯。”乌昭回答。

“给我看一下?”李志接过镯子。“八棱镯,嵌银丝藏文。”他念着,手上灵巧地翻了几下内外摸了一遍。

“有什么寓意吗?”乌昭问。“应该是平安一类的吧,我也不懂。”“嗯。”

乌昭最后查了。那行其实是梵文,爱。

虽然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。乌昭苦笑,把镯子放下。看了两秒,又捏在手里,一遍遍抚摸着那行银字。

爱……吗。


随便吐槽一下

物理教授大概是个薛吹吧……讲课中发生了如下事情:

“我们赶紧讲完德布罗意和海森堡,然后就可以开始讲薛定谔啦。”

“哦对我忘记说了,这个定理是海森堡发现的,嗯。这个不太重要,薛定谔比较重要。”

“我们大概花个十分钟讲玻尔,然后继续讲薛定谔。”

【昭焱】金橘柠檬汁-结(性转/百合)

就是这样完结了。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
陈迟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样逃出来的了。她靠在电线杆上,低着头,头发垂下来挡住了脸。

一瞬间,世界都变了:乌昭出现在天台上。

跟着张琪焱的自己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了。她回想着两人的对话。

“原来是你。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。乌鸦食腐,需要足够多的尸体才能够壮大。”

“既然这样,不壮大又如何?”

“这是我们的孩子。”乌昭偏过头,雨幕遮住了她的表情。“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吗?奶茶店,你挥手叫我给你付钱,熟稔地勾过我胳膊。你贴着我的耳朵说,‘帮我付一下,回头还你。’我转头看向你,最后还是掏了钱。”她耸了耸肩,“难以置信,柠檬汁才六块,你那杯居然要十五。”张琪焱也笑了,气氛突然缓和了许多。“是啊。后来我让你买了几十次,你也没说什么。”“一百五十二次。”乌昭纠正她。“平均一周两次,两年风雨无阻。”

张琪焱愣了愣,而后苦笑着摇了摇头。“数据还是你在行。这些钱还你吧。”

“我不要你的钱。”乌昭打断她,把枪指向了陈迟。“我知道你想找猎枪,我也知道陈迟跟着你。我把她杀了,就没人知道猎枪的身份了。”“那我呢?”张琦焱问。“我有办法制你。”陈迟看不清乌昭手部动作。她想跑,又觉得不能把张琪焱一个人留在这里。“走吧,她不会杀了我的。”张琪焱叫,朝着她走了两步。“我掩护你。”

“现在你们俩是一起的了?”乌昭枪口随着身影移动,“琪焱,喝了这么多免费奶茶,都说吃人手短,让让?”

“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吧。”张琪焱朝着陈迟方向走了几步,把她逃跑的身影遮住。陈迟听到的最后一句:“我会经常去探望你的。”她靠在门后想继续听,却只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,然后是踩水声,通往门口。

跑。陈迟心中只剩下这一个字。逃。

张乐恬截住了她,直接拖上了车。陈迟在连声的催促中把两人的手机卡换了,同款手机靠在一起,一黑一白。陈迟抓起黑的那只,随便找了个路口下车。她不能连累张乐恬。张乐恬拉住了她的手,塞给她一打现金。“自己保重。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开走了。陈迟站在公交车站,手里抓着个帆布袋,裤脚全是泥水。她慢慢走开了。

“给我拿杯金橘柠檬汁,还有中杯红豆奶茶少冰三分糖加珍珠椰果仙草。”张琪焱走进学校旁有名的奶茶铺。店员打了单递给她,一边看着单子皱眉头,“一杯柠檬汁一杯加好多料的奶茶,老板,你出来看看,是不是你经常说的那个客人。”老板倒着牛奶头都不抬。“是个短发美女吧?姓乌?”张琪焱笑,“不是。那是我室友,平日都是她出来买,今天是我了。”

“是嘛?原来是室友啊,我看她每次恨不得自己做的样子,看着我老不放心了,我还有点儿怕她呢。”说着自己笑了起来。“好久没看到她了,最近怎么样了?”

“我们绝交了,我也不知道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张琪焱总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无视老板发愣,她从店员手里接过奶茶,摆摆手出门。

她抬头看天,身旁别着乌鸦徽章的新生对她挥手打招呼,她也挥了挥手。

“乌昭。谢谢你了。”



诶嘿

“我给你带了奶茶。”张琪焱拿起电话。“你知道我爱喝柠檬汁。”乌昭的声音传来。

“我觉得你喜欢奶茶,只是怕胖。”“不,我是真的不喜欢那个甜的。”“不不不……”

“我们都等着你,我和我们的孩子。”时间快到了,张琪焱最后撂下一句话,放下了个小袋子走了。乌昭打开袋子,里面是一杯金橘柠檬汁,杯壁上还滴着水。

“真是的,也不看看现在什么季节,还喝冷的。”乌昭勾了勾唇角,插入吸管。柠檬的酸味在这有些寒气的房间并没有增添多少帮助,乌昭感觉从内而外都强制清醒了。她慢慢吸着,直到把一杯都吸完。


【昭焱】金橘柠檬汁-转(性转/百合)


从这章开始进入不可改变的BE线。特此告知。

有一点儿焱迟,洁癖请绕路,谢谢。


张琪焱曾经认为她会跟乌昭一直做上下铺,一起上课、吃饭,她抱着手听自己弹吉他,自己躺在她床上翻看乌鸦社的论坛。她们俩一个专业、一个导师、一个宿舍,张琪焱认为,这是上帝对她最大的恩赐。

大三的时候,乌昭一心扑在乌鸦社上,有事儿几乎不找张琪焱。张琪焱开始混乐队,两个人的交集越来越少。

张琪焱自己写论文、自己练吉他、自己泡图书馆。她偶尔给乌昭发消息要喝奶茶,乌昭也从善如流给她带来,但是慢慢地,她也不问了。

一年过去了。大四是新生到现在最多的一届,张琪焱也正式从学校搬了出来,在外面租了房子。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乌昭了。

她翘着脚涂指甲油。复试的时候乌昭那一桌是不是有两个同宿舍的学妹?叫什么来着?她随手放下玻璃瓶打开电脑,张乐恬和陈迟。瞟了眼她们俩负责的项目,嘴角抬了抬。有些意思。

等乌昭意识到什么的时候,已经晚了:陈迟天天绕道给张琪焱买这买那,简直把她当偶像供着;人又聪明机灵,随便提点两句就能够独当一面了。乌昭琢磨着,说不定要提她作高级社员。乌昭找时间见了陈迟一面:白皙纤瘦,眼睛里闪着睿智冷静的光芒。“听说你最近跟着张琪焱?”乌昭抿了口咖啡。“是的。学姐很聪明,给我很多帮助。”说起张琪焱,陈迟眼中就开始闪光。“咳。”乌昭咳了下打断了陈迟的话,微微皱起眉头。她太熟悉陈迟眼中的东西了,甚至熟悉到有些讨厌。“等你升到中级就可以单独带任务了。我和张琪焱都对你有很大期待。”乌昭又交代了几句,结束了这场短暂的会面。

当晚他就收到了张琪焱的信息。“你找过陈迟了?”乌昭笑了一下,笑意未达眼底:“是。作为社长要多关心有潜力的部员。”“让她跟着我。明年应该能够接任社长,或者是别的管理职位。还有她室友,张乐恬。”“好。”乌昭回复完,端着杯子走到了窗边,看着外面漆黑一片。“张乐恬……”

张乐恬接到乌昭的电话的时候是难以置信的。她叼着冰棍等陈迟,冷不丁一个电话打了进来,声音隐约有些印象:“我是乌昭。作为社长,我想跟你见个面。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张乐恬挑眉听着,看着走出来的那个身着短裙的影子:“再说吧。晚上打给你,我现在有点事儿。”不由分说挂了电话迎上陈迟。“乐恬,今天我得去找张学姐,你一个人吃吧。”陈迟背着包,避开了她的视线。“那行吧,我们晚上宿舍见。”“晚上……今天学姐说要谈到很晚,你别等我了。说不定我就睡在那儿了。”张乐恬狠狠嘬了口冰棍,把剩下的扔进垃圾桶:“知道了。你先去吧,我再透口气儿。”看着陈迟毫不迟疑带着些许兴奋的表情快步走开,张乐恬拨通了那个电话:“喂,我突然没事儿了,你有空吗?”

陈迟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做对。她去找张琪焱,张琪焱盘腿坐在床上,灯光昏暗看不清表情。“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,是乌鸦社最大的秘密。除了我跟乌昭之外,没人知道这件事。”陈迟放下书包,跑步而来的呼吸声都静悄悄了起来。“你知道猎枪吗?猎杀大小动物,却不为了食物。猎枪,还有猎人,是食物链的顶层。”陈迟正想问,只听得悠悠传来一声响,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:

“包括乌鸦。”

“猎枪是乌鸦社最大的敌人。它聪明、灵巧,布置各种各样的案件,把部员玩弄于鼓掌之中;它残忍、凶暴,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伤人、甚至取人性命。”张琪焱吸了口气,再缓缓吐出:“最可怕的是,我们对它一无所知。”陈迟屏住了呼吸。“什么性别、什么职业、什么目的,我们什么都不知道。只知道的是,它好像针对着乌鸦社。”

“我是绝对不会让乌鸦社倒的。你可以帮助我吗?陈迟?”张琪焱伸出了手。她的背后照来一束光,刺得陈迟的眼睛看不清张琪焱的身影,但她仍握住了那只手。

“我会的。”


[昭焱/乐迟]听说乌昭口味很重(柠檬生贺)

看着我可怜巴巴的热度露出了苦笑

只能做个标题党混点热度了



张奇焱总觉得最近会发生什么事情,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。一直到看到乌昭,才有个模糊的印象:莫不是某位要生日了?

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张奇焱拖上李志陪他准备。李志和陈迟迷迷糊糊被他拖进火锅店,直到坐定了才晓得:这是给乌昭生日派对选定餐馆。

“不就是生日,还特地要试吃,至于嘛。”李志看着张奇焱点着菜单对服务员说话。“我不吃鹅肠,别点那么多。别点重辣诶!”他试图拦住张奇焱,而对方头都没抬:“乌昭喜欢吃。”李志看了看张奇焱不停歇地翻着菜单,嘴里一个个报着菜名,摸出了手机。乌昭给他发消息,“张奇焱在哪儿?”他看了看对面,“在外面吃饭,吃完送回来。”菜陆续上了,李志放下手机,张奇焱认真数着秒数下毛肚,刚好就被他截了一筷子。两人进行了一小会儿筷子争斗,直到剩下几片被陈迟夹走,这才草草结束战斗,蘸了蘸蒜泥香油,吃下盘子里陈迟给他留的几片毛肚。


李志灌下了第五杯酸梅汤。“这里味道真不错,就是有点太辣了。”张奇焱吸着气撩了勺土豆粉,“这边辣椒用的是四川产的朝天椒还有二荆条,青花椒也是新鲜的。”他拨干净漏勺里的辣椒,“来一勺尝尝。”说着扣在了李志盘子里。李志看着他纯善的笑意,给他盘子里放了个猪脑。“吃吧,吃啥补啥。”土豆粉晶莹剔透,滑溜带着些许辣油。李志吸了一口,“煮的不错。”陈迟吃着刚上的红糖糍粑,“这里糍粑做得挺好的,红糖浆熬得好吃,下次带乐天来。”猪脑被张奇焱嫌弃地拨进他碗里,他只能用筷子切下一小块,塞进嘴里。“还行,就是煮的时间不够。”说着又倒回锅里。


酒足饭饱,张奇焱付了钱看着嘴唇发肿的李志和摸着肚子的陈迟,嘴角勾了起来。“走,吃点冰的去。”“还吃啊?”陈迟大声抗议,被他一手拖起来。“隔壁有家港式甜品,很有名的。”

果不其然又是张奇焱点单。芒果绵绵冰,年糕白雪冰,榴莲班戟,草莓芭菲。“现在是十月份。”陈迟提醒张奇焱,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付了钱。“刚刚太辣了,吃点冷的调剂一下。”张奇焱指了指头顶的空调,“没事的。”芒果绵绵冰比想象中还要冰,从嗓子眼一路化下去,整条食道都是冰的。陈迟吃了一半就不行了,窝在一旁跟张乐天发消息。李志嚼着年糕,“这冰挺好吃的。”张奇焱挖了勺玉米片,带着些嘎吱的声音,“下次带乌昭来,他喜欢这种不太甜的。”陈迟听到忍不住嘟囔了一句,“那你点这个干嘛,又甜又冰。”“我觉得你会喜欢吃。”张奇焱严肃地点了点头,看向陈迟的眼睛。陈迟避开视线,叼着勺子继续玩手机。

正各玩着手机,张乐天出现了,强行劫走了陈迟,理由是肠胃不好不能吃刺激性的东西。陈迟捧着他带来的热奶茶打了个招呼,跟着他离开了。李志看了看刷手机的张奇焱,看了看远去的乐迟两人,看了看自己面前化尽了的绵绵冰。


分手之前张奇焱再三叮嘱,“说什么都不能告诉乌昭知道吗?”逼得李志赌咒发誓这两天会躲着乌昭这才罢休,挥了挥手潇洒回了房子。李志打了个辣油和黄豆粉味儿的嗝,也回了自己宿舍。快考试了,得努力努力。

张奇焱回屋子第一件事就是洗澡。一身的火锅味儿,乌昭打眼一扫就知道他干嘛去了。换好衣服,顺便把脏衣服泡水,张奇焱拉开门,乌昭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,端坐在桌子前玩电脑。

“回来了?”“回来了。”张奇焱擦头发。乌昭站起来把他按在凳子上,自己擦起毛巾帮他擦。张奇焱正面对着屏幕,上头几个大字:“乌鸦社两周年。”

“乌鸦社已经有两年了?”张奇焱开口问。“嗯。正好快毕业了,组织个活动。”张奇焱往下拉,果不其然有一份详细的计划表。什么时间干什么,在哪儿办买什么零食,十分齐全。“吃烧烤?”“是。一起动手,气氛活跃。”张奇焱闭上眼想象着乌昭板着个脸翻串刷酱就想笑。“还不如吃火锅。”他顶了一句。“算了吧。人太多,办不成。”“就我们俩去吃。高级乌鸦的特权。”张奇焱甩甩头发,转身面向乌昭。“你要是想的话。”乌昭勾起点唇角,低头印在张奇焱的唇上。


“忘记刷牙了。”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没皮没脸地打了个乐迟tag

虽然是生贺但是好久好久好久好久之后才补上……没有时效性了呜哇

我好饿

【昭焱】金橘柠檬汁-续(性转/百合)

李梦云被张琪焱拽住,要求共同再去一趟赵雯雯宿舍。她看了眼手机,皱着眉头跟着走了。李芝把这个案件记录下来,放在论坛上,成为了社团成员偶尔的消遣连载。乌昭知道她们在鼓捣什么,但只是每周带着新生看论坛读论文研究犯罪心理。

这次翻宿舍,是由长卷发陪同。她开了锁就靠在门口玩手机,让她们自己去搜。李梦云在床头看见个一样的泰迪熊布偶,白色穿着蓝毛衣,气得牙都痒。“这就是我丢的布偶。”她大声宣布,捏着布偶不放。张琪焱从她手里抢过布偶放回去,自己在柜子里慢慢翻着衣物。李芝看着桌上的教材,“赵雯雯是生物系的?”长卷发从手机屏幕里抬头,“嗯,我们宿舍还有她宿舍都是。”张琪焱把柜子门关上。“你跟李梦云也说说,回去再找找,先这样散了吧。”

李梦云尖叫着冲进了张琪焱的房间。“泰……泰迪熊!阿花啊啊啊啊!”张琪焱捂住她的嘴把她带回去。泰迪熊出现在床上,滴着红色的液体,弄得满床都是。它身上很有些沙子,和着血成了一团;在被子上有一道极浅的痕迹。张琪焱拿起布偶,有些沉,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。泰迪熊被从脖子处利落地划开,露出里面染红的棉絮以及一团黑色的物什。张琪焱放倒拿出来,那是一只小猫,黑色的毛发柔顺,可惜沾满了暗红的血;气管和主动脉被钝器切断,四肢被折断,不自然地弯曲着;头耷拉着,被四肢绞紧。除了尾巴之外,整只猫被用四肢扎在一起,头藏在了中间。

张琪焱带上手套抚摸猫咪的背脊,一边听李梦云半哭半陈述:“赵雯雯知道我们开她宿舍的,钥匙还是小辉问她借的。结果刚刚她给我发消息要报仇,等我冲回宿舍就这样了。”“你知道这猫是谁的吗?”“是阿花,王希彦养的。好几岁了,以前我还喂过它呢。这猫怕人,我花了好久才跟它混熟的。肯定是赵雯雯偷杀了塞进去的,她就是不想让我好过。”说完又开始呜呜地哭泣,小辉抱着她顺着她背,眼睛里也有点泪迹。

赵雯雯被长卷发揪着出现在门口,一看到现场也尖叫起来。李梦云冲过去抓住她的胳膊大声斥责,她坚决不认。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尖锐,张琪焱皱了皱眉头,李芝强行插入两人中间分开,被踹了好几脚。“都别吵了!”张琪焱猛拍了下床架,巨大的声音制止住了互拉头发的两人,“泰迪熊估计你也不会要了,我拿回去,把王希彦叫来,我要问他点问题。”她连着被子捧走了那只泰迪熊和死猫,血腥味传了一路。

王希彦收到消息过来。张琪焱占了个空的生物教室,趁着没人把猫原样缠好,头藏在四肢下。王希彦进门就愣了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张琪焱背着手在窗口吹风,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王希彦凑过来认真看了看,戴上手套把弄了一下,手开始颤抖:“这是阿花。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张琪焱坐下,问他:“阿花你养在哪里?学校里不能养猫吧。”王希彦小心翼翼放下阿花脱下手套,“我是在外租房的,阿花养在那里。它也跟了我两三年了,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“你房子里一般会有谁出入?”“赵雯雯,还有我父母。一般雯雯会喂猫遛猫,我父母周末会过来。”“李梦云接触不到这猫吗?”“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,阿花跟梦云还很亲呢。后来应该就不行了,分手后她把钥匙还给我了。”

张琪焱把猫用被子包好,“这猫你拿去吧,葬了也好。被子是赵雯雯的,她若害怕就让她再买一床吧。我知道凶手是谁了。”

张琪焱把李梦云堵在宿舍门口。“都是你干的吧,泰迪熊还有死猫,就是为了栽赃赵雯雯。”李梦云回:“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。”说完就想要走过张琪焱,被她一把拦住。“泰迪熊是你自己藏起来的,上面沾着了沙子。应该是在实验室里灭火的箱子里吧;你之前打了把王希彦的房子钥匙,趁没人在的时候进去抱猫,它之前跟你很熟;至于杀猫的地方,应该就是生物实验室吧。工具充足,最近实验课正好是解剖小白鼠,有点血腥味很正常。”“这些都是推测。你有什么证据吗?我听着像是个故事。”“注意到了吗?”张琪焱回头看李芝,“在猫被绑成那样的情况下,王希彦第一眼都认不出这是阿花,而你在我问的第一刻就脱口而出,甚至都不需要近身辨认。这说明你早就知道阿花在里面。而在猫被拿出来之前,只有凶手才知道这是什么。”她示意李芝抱起李梦云的另一只手臂。“走吧?我们去见见你的前男友,不知道他怎么看你的。”

乌昭关上论坛页面。“干得不错。”她回身对张琪焱说。张琪焱翘着脚涂指甲油,“那当然。不过有个人我很在意,说是给李梦云出主意的。”“叫什么?”“猎枪。”张琪焱拧上指甲油,“这名字,就是想猎杀乌鸦嘛。”乌昭关上电脑站起身,“谁知道。我约了李芝吃饭,你待会儿自己解决吧。”“我要喝奶茶——”张琪焱喊。“会给你带的。”她关上了门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次写推理,请多多包涵多提意见,么么哒

【昭焱】金橘柠檬汁-承(性转/百合)

因为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腾姓作家给出了官方性转,在之后的段落将更改为张琪焱。

顺势征集,乌昭还是乌昭昭。这个征集没什么用,乌昭昭是不会存在的


乌鸦社在学校也有了些名气。两位美女社长永远是一道风景线,偶尔会有倾慕者联合室友朋友作案,偷手机、钱包,或者更狠一点,直接写绑架信。乌昭每次都会接案子,然后跟倾慕者在咖啡厅坐一下午了解情况,或者叫张琪焱去。

在某些人心里,在乌鸦社报案有点像预约泡社长,除了不能够选择之外简单方便随叫随到。两人事事亲历亲为,总会被钻了空子。

张琪焱看着乌昭天天在外面跑,被当猴耍,心里不爽。她叫来李芝,“你去收集线索,带着几个新人去。以后我跟乌昭是高级乌鸦,只负责破案。你是中级,负责带领低级乌鸦。”

李芝点了点头。她个子高且很瘦,留着一头长发,平日里跟在乌昭旁边了解案情。“我会解决的。这套系统也该走起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张琪焱点了点头。“有案子你接了直接报我这儿来,跟乌昭说,让她去训练新人。”

等张琪焱收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是很晚了。她理了理裙摆,把室友赶出门迎接。李芝带着两个女孩子。她摸了摸鼻子,“这是李梦云,住四楼的。她的泰迪熊布偶丢了。这是她室友,是她报的案。”张琪焱引她们进来。

李梦云抹了抹眼睛,坐在张琪焱腾出的位子上。她身着荷叶边的连衣裙,袖口深处的手臂纤细白皙。张琪焱拍了拍她的肩膀,接过李芝递过来的报告书。李梦云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抹着眼睛。张琪焱微微皱了下眉头,扔给她一包纸,读起纸上的内容。


李梦云,三天前丢失泰迪熊布偶一只。棕色,大约25公分高,身着红色毛衣。是李梦云前男友王希彦送的。在她三天前洗澡后回到宿舍时消失,出门前还在。澡堂是二楼的公用早套,间隔时间为30-45分钟。室友在她之后出门,门没有锁上。最后一名室友离开的时间大约为20:45,距离李梦云回宿舍相差15分钟。

张琪焱挥了挥手。“别哭了,具体情况我已经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。过两天肯定给你送回宿舍。”等李芝陪着人出去又回来,张琪焱已经躺在床上弹起吉他,报告书放在拥挤的桌上,晃晃悠悠。


第二天李芝跟着张琪焱等在教学楼外。李梦云和几个女同学一起走出来,被张琪焱拦住。“中午一起吃个饭?我想了解一下泰迪熊的情况。”

在学校附近的酸菜鱼店坐定,张琪焱问:“你们觉得会是谁干的?”一位美艳的长卷发女性看了看另外两个人,拍桌子道:“一定是赵雯雯干的。她跟梦云最不对盘,肯定是她偷的。”张琪焱看了看另外两人,“赵雯雯?”

“赵雯雯比我们小一届,也是会计系的。是梦云前任的现任女友,看看这作案动机。”长卷发义愤填膺,“更不用提,她就住在我们这楼,过来一趟特别方便。”“那你们肯定去过她宿舍了?怎么样?”张琪焱看了看手指甲。“没找到。”长卷发气势弱了下来,老实说道。

“如果知道可能被偷干嘛还不锁宿舍门呀?”张琪焱换了个话题。“平时大家洗澡都不锁门,我们也不锁。想着就半个小时吧,再加上我出门的时候小辉还在,我也就没想着带钥匙。后来她临时被叫出去,宿舍就暂时没人了。”“叫出去?被谁叫出去?”“辅导员吧,好像是有门课快挂了找她谈谈话。”

小辉在旁边点头示意。空气刘海、包子头,衣服时髦舒适。“是的。我的专业课很难过,辅导员每年都在找人谈话。我卡在及格线下,所以被辅导员找了很多次。”

“这样。”张琪焱点头。“那我们会去找一次赵雯雯,感谢你们的线索。”


赵雯雯在教学楼大门口看见抱着胳膊的张琪焱的时候,表情是愤怒的。“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,你们怎么这么多事?”她试图扒开张琪焱,被她拉住手臂。“你是去见王希彦的吧。”“是啊,有问题吗?”“没有。我们想见一面王希彦可以吗?打个招呼就行。”赵雯雯拿眼扫了一下张琪焱全身。衬衫牛仔裤,最宽松舒适的类型。“那我带你们去吧。”

王希彦是个高个子,打扮简单清爽。他接过赵雯雯的背包,侧耳听她介绍眼前的两位女子。张琪焱打了个招呼,带着李芝走过了他们。“不去说两句吗?”“不用了。”


【昭焱】金橘柠檬汁-起(性转/百合)

某位柠姓的热心群众(主)说我强行BE,我就解释一下,事物发展的必然趋势如何联系到昭焱身上(?

“啊啊啊,那老头怎么要求写这么多字。”张琦焱盘着腿坐在床上,对着屏幕大叫,把文档当作老教授严肃的脸,狠狠地骂了一通。 
“别叫了。”乌昭扣下电脑屏幕伸了个懒腰,“让你早点写你不听,拖到最后一晚上还怪导师。才八到十页,与别的学科比起来可是很仁慈了。”她俯下身子瞄了一眼张琦焱的电脑屏幕。“才三页?我洗洗睡了,你加油。” 
张琦焱伸手钩住她的脖子,把乌昭的头按在床沿上:“乌昭,阿昭,昭昭,伟大的乌鸦社社长,我马上会被谋杀,凶手就是刑法学的陈教授,请将其绳之以法,慰我在天之灵。” 
乌昭强硬地掰开她的手,“什么乱七八糟的。你慢慢写,我出去一趟。”她爬下床穿上凉鞋出了门。

过一会儿乌昭回来了,手里提着两个袋子,发出迷人的香气。她看着跪在自己床上撅着屁股的张琦焱。“干什么?”“论文借我参考参考。”她嬉皮笑脸。乌昭冷哼一声,张琦焱乖乖爬下上铺。“烧烤?慰问品?”“边吃边写。”乌昭爬回床上盖上被子。 
张琦焱开了瓶凉茶。正喝了一口,手机传来声响。她拿起手机,邮箱里躺着乌昭的新邮件,标题为“下不为例”。她笑眯了眼,美滋滋咬了口鱿鱼。两人心里都清楚,这不可能是最后一次。变态辣,多加孜然,是她最喜欢的口味。 
乌昭,也是她最喜欢的人。

论文不出意外被骂了。虽说分不出意外挺高,老教授还是把她叫去办公室,开门见山地问:“你有没有看乌昭的论文?” 
张琦焱心思急转,回顾论文有无相似之处,脸上堆出真诚的笑意:“导师您说什么?我们住在一个宿舍,她让我评价一下也是情有可原,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。” 
教授用指关节敲了敲桌子,“看了也就看了。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就问问。”他拿起论文,“你这题目挺有意思,想跟你探讨一下。你看这边……”张琦焱凑过去看,内心早就苦着一张脸。今天下午是乌鸦社招新的宣传,乌昭三令五申她一定要去,她要是迟到了,之后的日子会怎么过她也不清楚。 
乌昭,看着像个好人,但总觉得内心里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。张琦焱顺着这思路想出去,回顾她们身边的经历,耳边教授的指点无心倾听,时不时地点着头应付。 
一记毛栗子把她从思绪中唤醒。教授点了点论文最后,示意自己已经讲完了。张琦焱认真地点了点头,做出一副太过认真一时入迷的表情。教授挥了挥手,“去吧,知道你没听。我做了笔记,你自己看看去。”离开办公室,张琦焱一路狂奔去图书馆门口。

乌昭摆了个摊位,站在那里发传单。远远望去,一位短发美女立在树荫下,白衬衫配上黑窄裙,正式的职业装,衬得她身材越发明显。尽管是校园里的水泥地,她还是蹬了双高跟鞋,更显得小腿修长。面前排起了一点儿队,场面不像发传单倒像握手会。 
“乌昭!”张琦焱一边跑一边喊。长卷发在风中飘扬,她T恤热裤,头发有些凌乱,脸上因为跑步泛红,喘着气从乌昭手里接过一打传单,站在旁边。

晚上张琦焱叫着晒伤了敷面膜玩手机,在微博上看到自己与乌昭的身影。“乌昭,你听。‘政法系两大美女为何夏天发传单?乌鸦社是何方神圣?”校园报纸编辑用生动的语言形容了她们下午的“握手会”,并且最后附上了海报的大照片。 
“这样也算宣传我们乌鸦社。”乌昭洗完澡,擦着头发回到宿舍,看见桌上一包创可贴。她看了眼张琦焱,打开两个贴上。

张琦焱后来才意识到乌昭设置的那堆复杂的入社任务有什么用。报名的人员男性占了极大比例,而且极难管理,各个都想要跟她们单独说话。荔枝 梨汁 李芝忙着组织纪律,头上全是汗。

张琦焱对乌昭笑了一下。“社团建立起来了呢。”“是啊。”乌昭看了看大教室伏案疾书的所有人,“乌鸦社就靠我们了。”


tbc